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12

2019-11-06 20:35:38 郑州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12

  第十八章 十七岁 熟悉的刀影
  「报,现在是凌晨一点二十八分,目前本舰位在佛雷尔卓德西南西一百零四海里处,海象稳定,完毕。」
  「收到,你们距离德玛西亚港尚有一段距离,循征服者之海航线继续前进,预估几天后会抵达?完毕。」
  「报告,今夜脱离佛雷尔卓德冰川海域之后本舰将会加快航速,估计七天后就会到达,完毕。」
  「收到,期待你们的归来,另外,那项『货物』请务必小心保管,完毕。」
  「报告,我里昂.布利豪斯必定会贯彻德玛西亚意志,带领远征号完成使命,完毕。」
  「收到,那可是非常重要的货物,相信舰长一定能够完美达成任务归来,完毕。」
  「什麼货物呢?嘻嘻。」
  「……报告,请重复。」
  「……」
  「报告,请重复一次刚才的内容,完毕。」
  「……」
  「DSS远征号,请给予塔台回应。」
  「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麼回事?远征号!布利豪斯舰长!请回报现场状况!」

  海盗袭击德玛西亚海军
  DSS远征号於征服者之海失踪


  撰文:鲍柏.纳夏哈狗                 於战争学院
  德玛西亚海军内负责货运的帆船-DSS远征号,目前已经回报於海上失联,而各种显示的迹象则指出应被海盗洗劫。所有的船员全数失踪,但德玛西亚当局没有收到对方提出任何相关的赎求讯息。
  德玛西亚海军发言人指出,远征号最后一次连络时,正载运著未知的贸易物资,从弗雷尔卓德开往德玛西亚后随即失联。而在失联后的24小时,有关当局已派遣救援船队,前往远征号最后发出联络讯号的位置。
  德玛西亚调查团是由德玛西亚护卫队长,同时也是英雄联盟的英雄盖伦率领的队伍组成。他们的报告指出,部分远征号上的物资,在距离最后位置 20 公里外的地方漂流著,而物资的附近还散落著许多残骸。根据占卜与分析后得知,远征号是在连络时被敌方袭击并遭到占领。
  接下来的占卜无法进一步得知袭击者的身分,剩下的资讯只知道案发当时,因为已经入夜,大部分的船员都在船舱内休息,而被敌人有哈尔滨治癫痫出名的医院在哪里机可乘。随后调查发现了现场有强大的魔力反应;反应的规模远超过英雄联盟管辖径内的最高纪录,此外,种种的魔法特徵都与死灵密法有著相似性。调查团认为在这次的攻击行动里面,敌人使用死灵密法的可能性极高。
  死灵密法现今只有在瓦罗然大陆内的两个城邦-诺克萨斯与佐恩,被当作魔法学而被允许研究与使用。虽然联盟并未全面禁止死灵密法,但是这种的法术即使是稍微的使用错误,都会造成无可挽回的悲剧;所以使用这种魔法前,需要极度的专注与谨慎。
  诺克萨斯与佐恩的代表石家庄专业的癫痫医院哪里好?,都严声谴责这次的攻击活动,但是诺克萨斯籍的联盟代表卡特琳娜,则针对德玛西亚过於积极的贸易政策表达了看法。『德玛西亚现在正尝到过去强硬贸易政策而种下的恶果。』
  当问到这次诺克萨斯的回应时,盖伦直接当面反击诺克萨斯籍的英雄。『不管是我,还是是任何熟悉诺克萨斯的人来说,一点都不意外看到这次海盗袭击与死灵密法有关!不过没关系,德玛西亚将尽全力来揭发这次残忍恶行的真相。总有一天,真正的凶手将会面对正义的制裁。』


  这则头条新闻在诺克萨斯的大街小巷内沸扬著,就连贫民窟内的游民与孤儿都能轻易从散落一地的报纸堆中得知这个讯息,而象牙区的贵族们也无不拿著报纸讨论这份报导的细节与真实性;正当全国上下都热切地关注这个议题之时,想当然尔,诺克萨斯最高指挥部也频繁地开会,召集各大将官讨论对策。
  卡特琳娜的发言,正是对国际舆论一面倒地质疑诺克萨斯这个论点所做出的批判,今年刚成为联盟英雄的她,无疑是诺克萨斯的国家代言人。在过去一年之内,她凭著一己之力,带领军队为国家建立了无数的战功,包含潜入德玛西亚执行各式的暗杀任务、还有遥远的战线——爱欧尼亚,也功不可没,现在的她,已然成为诺克萨斯最有影响力的军官之一。
  但她的发言当然无法阻止德玛西亚对诺克萨斯的质疑。对德玛西亚来说,诺克萨斯无疑是摆明了想要挑起纷争,在破碎的船只上所侦测到的强烈死灵秘法反应就是最佳的证据了,同时,德玛西亚全国上下也对诺克萨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感到愤怒。
  数十年前,战争学院的成立为两国之间无止尽的战争划下了暂时的句点,德玛西亚与诺克萨斯签订了和平契约,为瓦罗然大陆的和平达成了共识,两国就这样维持了数十年表面的平静。
  直至今日为止,尽管只是私底下零星的冲突,都还没有像这次事件一样的严重性,对德玛西亚来说,这是个明显的挑衅,诺克萨斯(或是佐恩,但他们通常针对诺克萨斯)使用辨识度极高的死灵秘法攻击他们海军的船只,无疑就是个引战的序幕。

  「我认为,单就死灵秘法反应而言,贵国并不能就此断言此事是我国所为。」
  德玛西亚城堡内,一群诺克萨斯的来使远道而来,与该国的高层展开交涉,而这之中当然少不了德玛西亚的灵魂人物——嘉文.光盾四世。
  他坐在长桌的末端,一身耀眼的德玛西亚战甲完美地衬托出了他那传闻中狂傲不羁的形象,他身为国家的继承人而展现出的稳重感却怎麼也藏不住他对诺克萨斯人的憎恶,他毫无表情地看著眼前的使者宣读著手中的稿子,忽然间大力地拍了一下桌子,随后不耐烦地瞪著他们说道:
  「就没别的了吗?还是说,诺克萨斯就只想得到这些无聊的理由来推卸责任?」
  使者们全都被他这股气势给震慑住而默不作声,虽然他们是诺克萨斯最精良的一群外交使者,自然也有著诺克萨斯好战、不惧的血统,但身处敌对城邦之中,还是不得不谨慎行事,那怕一个不经意的举动,都将化作两国开战的引爆点。
  「亲爱的王子殿下,您比传闻中还来得不讲理呢。」使者之中传出了一道女声。
  「是谁?给我站出来!」嘉文四世怒视著这群使者喊道。
  长桌的另一端,一位身形瘦小的使者豪不畏惧地缓缓站起身来,她拉下了诺克萨斯使者装束的帽蓬,一头墨绿色长发娟秀地落了下来,灰色的双眸有股令人沉醉的迷幻魅力,她面带微笑,但那笑容似乎又有种令人看不透的美感。

  「卡西奥佩娅.杜.克卡奥。」她早已看穿嘉文接下来大概会问她的名字,於是率先报上名来,并持续微笑地看著他。
  「听闻克卡奥将军有双女儿,一位是卡特琳娜,一位是美貌名闻遐迩的卡西奥佩娅。」嘉文露出难得的笑容对她说著,那笑容虽带著敌意,但也稍微缓解了现场冰冷的气氛。
  「客气了,王子。」她说完,对身边的使者团比了个手势,那些使者会意之后纷纷离开了长桌,步出大门,独留她一人在那。
  「你们也离开吧,接下来的时间我和她交涉就好。」嘉文对著其他的官员们做出驱赶的手势。
  偌大的会议室空荡荡地只剩下两人,遥远地坐在长桌的两端对望著,嘉文四世率先开口:「我终於感受到诺克萨斯的诚意了,卡西奥佩娅小姐,由你来与我们交涉的话,我可以确定一件事情。」
  「王子殿下,我都还没开口呢,您怎麼知道我要说什麼?」她右手肘抵在桌上托著腮帮子淡笑著说道。
河南真正好的癫痫医院在哪里-color:#ffffff;" />
  「你是诺克萨斯最著名的社交花,同时也是周旋於国外政要间的特使,诺克萨斯会派你来只有一种可能。」他正气凛然地对著遥远的她说著,而她也轻轻托著腮,维持著神秘的淡笑听著他的发言。
  「贵国并不想打破那张白纸黑字的和平契约,至少在我看来,你们若真想引发战火,是绝对不会顾虑联盟的制约的,不需要用这种拐弯抹脚的手段。」
  她听闻此话,加深了嘴角上扬的弧度,开口对他说道:「殿下英明。」
  「我们诺克萨斯人外表看似凶悍、好战,但因为我们是高尚的种族,所以并不会随随便便就做出毁约这种行为。」她的眼神透出了一丝高傲。
  「随你怎麼说吧,但这件事情在真相尚未明了之前,我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那些证据在在地指出一个事实,就是此事绝对与你们诺克萨斯脱离不了关系,你们的苍寂学院在研究些什麼?你也无法否认吧?。」嘉文冷笑一声,将话题拉回了事件的症结点。
  「王子殿下,我们都不希望发生战争的,届时只会带给人民莫大的痛苦,我想这也不是您所乐见的,但,若您坚持要将那种无谓的指控加诸於我们伟大的祖国,我想,诺克萨斯是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卡西奥佩娅深知要说服一个视诺克萨斯为死敌的人是一件多麼天方夜谭的事情,她说完之后,便起身准备离去,为今日毫无结论的交涉画下句点。
  「你与他们不同。」背后传来的这句话让她停下了脚步。
  她回头一看,发现嘉文不知何时已经移至她的身后,而他接著继续说:
  「我身为一国王子,当然希望事情能和平落幕,但现在的状况使我不得不给百姓一个交代。」
  「王子殿下,这些我明白,但,我不能让诺克萨斯背上这莫名的黑锅,这是我的使命。」她回过身来,微笑著对嘉文说道。
  「你,不同於你的姊姊,卡特琳娜,只会用力量解决一切。」嘉文深黑的双眼炯炯有神地凝视著她。
  她笑叹了声,随后说道:「作法不同,但目的都是相同的。」
  嘉文闻言后笑了数声,浑厚的嗓音展现著王者风范。
  「嗯?」
  「没事……我只是没想到诺克萨斯竟有你这样的人。」
  她看著嘉文四世那带著些微讶异的面容,莞尔一笑便转身离开,结束今日的任务,步出了大门,前去与她的使者团会合。

  嘉文四世独自一人停在原地沉默地思考著,对这位美丽的使者感到佩服,这稍微打破了他对诺克萨斯残酷、冷血印象,他原以为他的敌人应该会毫不犹豫地接受挑战,来场光明正大的对决。但他却没想到,今天却来了这麼样一位能言善道的贵族女子,使他一贯高傲的外交态度多了些变数。

往东。
  泰隆持续朝著心中指引的方向前进,由德玛西亚边境直直地向东而行。
  诺克萨斯,一个他不可抗拒的归属之地。
  他历经一年的漂泊,终於在此时明白,他终究属於那里。
  难道这就是所谓家乡的感觉?
  虽然,他在那裏并没有家。
  但现在的他,已经不想再压抑自己内心的声音。
  他想回去,
  尽管他曾狼狈地离开,但他却无法切断,
  切断与那里的连结。

  他花了十数天终於越过了危险重重的卡拉沼泽,离开了泥泞地区,迎接他的是一大片荒岩之原,红色的砂石滚滚而来,荒野四处高耸著坚石峰,这个地方除了不间断的强风之外,似乎毫无生机可言。
  他知道,再继续往前,越过这片一望无尽的荒地就能抵达诺克萨斯;他也知道,坐落在这荒野之中的地标,是德玛西亚与诺克萨斯的中心交界—— 战争学院。
  战争学院,在他的印象中,这只是个打著和平的口号而对诺克萨斯进行约束,这个自称正义般的存在,阻挡了诺克萨斯无限向外扩张的军国野心,当然,内部聚集著许多实力高强的召唤师、魔法师、战士,否则的话他们又怎麼有办法能实质地维系著瓦罗然大陆的和平?
  这几年来,有许多城邦的英雄认同了他们的理念,离开自己的国家,加入了正义之地,有的为了名声、有的为了财富、有的为了情报,也有人为的是达到更高的境界,但也有人是为了某些不可告人的原因,因此他不认为这个地方有多正义,只不过是满足个人欲望的地方。
  他必须小心翼翼,因为这个地方除了那些来自各路的英雄与召唤师之外,当然也有不少他熟悉的面孔,不管如何,他要是被目击出现在战争学院附近,这铁定会让他隔天上尽各大报的头条新闻。
  他走在巨岩的阴影之下,心里盘算著该如何通过那带有强烈魔法磁场的学院边界,此时,他意识到头顶上落下了数粒细沙,他随即警戒性地朝上方一看。

  数十道短刃冷不防地由上而下朝著他迅速发射而来,他毫不犹豫地拉紧披风内的装置,向上挥出一道道的回旋匕首成功防御了突袭。
  他稍微移开抵御再自己面前的回旋匕首,透出一道隙缝观察著对方究竟是来者何人,只见一道身影轻盈地由空中旋转数圈而落下,落定在离他数十公尺以外的某块巨石之上。
  灰蒙蒙的沙尘逐渐散去,他看见了,对方有著一头鲜艳的红发,背著两把不规则曲面的刀刃,她的面容逐渐随著沙尘的落定而现出。
  「我真没想到这辈子还会再遇到你啊,泰隆。」
  她愤怒的双眼散发著无比的杀气,俐落地拔出双刀同时发出了尖锐的声响,她二话不说一个箭步跃离了原本所在的巨石上,转眼间她那双碧绿双眼已瞬间出现在泰隆的面前,她高举刀刃,准备直劈而下。
  「你这个叛徒!」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医生 北京癫痫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北京治疗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好吗 该怎样治疗癫痫